壞翠鳥

“眾神如人寂寞,眾人如神般寂寞。”

Gamquick‖紳士

Gamquick‖绅士
原作:X-MEN
CP:RemyxPeter
沿用电影设定
弃权声明:如你所见
BGM:薛之谦《绅士》
純種意識流,just覺得這隻歌很適合牌快搞搞虐,順著歌詞寫了點腦洞,別打我,評論感謝



「好久没见了 什么角色呢」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那股银色旋风的,Remy自己也不知道了。
那天他在赌场里一如既往的左拥右抱,手下筹码越摞越高。Remy气定神闲的去摸左手的那一个筹码,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筹码消失了。
“Remy·LeBeau?”他顺着声音回头,看着那个银发的青年人正把玩着他的筹码,银色的皮夹克在赌场五彩斑斓的灯光下闪着光。那一瞬间Remy眉心一跳,内心闪过无数个问号——他怎么进来的?他什么时候把筹码拿走的?
Remy站起身手按在一张扑克上,眯了眯眼看着对方开口:“怎么了,Cher?”“没事——”对方话音未落人已经出现在他面前和他脸对脸,吓的Remy下意识往后一退,只看见那个银发的年轻人眼睛里闪着狡黠的笑意:“我想认识你一下,有兴趣出来聊聊吗?”
Remy似乎意识到对方不是普通人,他看着这个可能是自己同类的人,松开了手里的扑克牌。“Well,cher,你得等等——”“我赶时间!”银发小鬼装模作样的对他扬了扬手腕,“我可以带你出去——”说着对方的手扶上他的后颈,Remy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们就已经出现在了赌场外的一家酒吧里。
“oh cher……”Remy觉得一阵反胃,他看着对方笑嘻嘻的表情在内心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还要保持绅士风度:“你是个极速者。”
“yep!”对面的银色家伙吹破了一个粉红色的口香糖泡泡,朝他伸出手:“叫我Peter。”

Remy不知道他那天晚上为什么鬼使神差的握住了伸过来的手,而不是丢出一张红色的扑克牌。

「尽量表现着像不在意的」
「频繁暴露了自欺欺人着」

那天之后Peter总是很频繁的出现在赌场里,大部分时候只是抢抢他的筹码,有时候也会坏心思的把Remy从两个女人的怀里直接劫出来。他们大部分时候会在Peter决定下出现在赌场附近的某个酒吧,虽然Remy从来不给Peter点任何酒精。

“有时候我觉得你就像我爸。”Peter接过那杯可乐对他翻了个白眼,然后杯子瞬间就空了一半。“你居然不让我喝酒!”“有时候我觉得你就像我女朋友,cher,”Remy眯眯眼笑起来,“你居然不让我泡妞。”
“嘿!我只是在替你节约你宝贵的夜晚时间!”Peter瞪他,杯子彻底空了。“夜晚时间不应该一个人过,还是说你想对此负责,cher?”Remy挑挑眉毛说。
没有回答,只剩下一个空杯子,和里头刚刚下落发出清脆响声的冰块。

「我想摸你的头发 只是简单的试探啊」

Remy知道那个在电视屏幕上频繁出现的男人是Peter的爹那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连续一个星期他都没见到Peter,直到对方给他打电话。Peter很少给他打电话,有时候等Remy从牌桌上抬起头去接电话还不如直接来劫走他来的快。
“我去找我爸。”电话里Peter语气快的一如既往,“所以这段时间你可以尽情约姑娘,而且我得赶紧走。”
Remy觉得他听出了一点点颤抖,尽管那很不极速者。
“虽然我很快,”他听见对方叹了口气这么说,“但有些时候我总是来不及。”
电话被很快的挂断了,Remy没说话,转头返回牌桌。他们不是在谈恋爱,Peter也许只是想跟谁说说话——对方朋友不多,这个他倒是很清楚。
他有点怀念那人银色的头发。

「我想给你个拥抱 像从前一样可以吗」
「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天启那事儿结束以后Remy终于下定决心去泽维尔学校找他的银色小鬼,他给Peter打过电话,可没有人接。
他在那座大庄园的草地上找到一脸烦躁的Peter时,第一眼看到是对方腿上的石膏。忽略掉上面乱七八糟的涂鸦——他突然觉得对方大概已经找到朋友了。
“cher。”Remy走过去拍拍Peter的肩膀,“难得慢下来的感觉怎么样?”“很不好。”Peter撇撇嘴,不动声色的躲开他的手。
“我不喜欢那样,Remy。”极速者眨眨眼看着他,看的Remy有点错愕——万磁王在上,他从来没见过Peter这种表情。“这样我会更容易来不及。”


「你能给我只左手牵你到马路那头吗」
「我们的距离在眉间皱了下」
「迅速还原成路人的样子啊」

“所以你要留在这儿?”他们一道走到学院门口,这次Peter没有躲开他的手。“天哪我们不是在谈恋爱吧Remy,”年轻的极速者有点如释重负似的笑起来,“再见Remy,谢谢你。”
“Well,”Remy耸耸肩膀,“再见cher。”




评论(11)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