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翠鳥

“眾神如人寂寞,眾人如神般寂寞。”
近期回歸,緩慢填坑中

原創/手寫/非歐美作品參看@鹤相欢

韦斯莱双子‖迷情剂,黄油啤酒和火焰威士忌(HE短完结)

迷情剂,黄油啤酒和火焰威士忌

原作:HarryPotter
CP:弗雷德·韦斯莱/乔治·韦斯莱
声明:角色属于罗琳女士,爱属于双子,ooc属于我
警示:有原作BG暗示。BUG,故事从吐便当开始。习惯了他们中文译名就这么用了,不介意请继续。



弗雷德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身体前所未有的疲倦。之前练习一整夜的魁地奇也好,跟乔治一起研究一夜的新把戏也好,再或者是忙活着赶一整晚的魔药课作业也好——都没有这么累过。
他有点烦躁的皱皱眉,试图翻个身,却觉得有股力气压在他的左手上。弗雷德最终睁开眼,在视线清明的过程中看清了趴在他床边睡着的双胞胎兄弟。床边的青年看起来不比他好到哪去——是嘛,他们该是一模一样的——乔治的眼睛下头是淡淡的青黑色,隐约看得见没修理的胡茬,红色的头发在外头投进来的阳光里镶嵌上金色的外轮廓。他握着弗雷德的左手,因为身高缘故睡得有几分狼狈。

弗雷德安静的注视着他的翻版,他忠实的镜子,慢慢回想起来之前的混战——他很是懊恼的发出一声气音。显然,现在是和神秘人的大战之后,他只记得他被一个该死的食死徒打中了——梅林的胡子在上,他应该躺在随便哪个墓地里不是吗?天知道他为什么还活着?

弗雷德不可置信的看看眼前还在睡的乔治,又看看自己自由的另一只手。是的,没错,他还活着。
“——弗雷德?!”乔治终于在他不断的小动作里被吵醒了,他的双胞胎兄弟像是中了个石化咒一样弹起来以后就僵在原地,且,并没有放开捉着他手腕的手。“……嘿。”弗雷德用两盒鼻血牛轧糖打赌,这绝对是二十年来他们兄弟俩为数不多(有可能是唯一)如此尴尬的时刻。“嘿Bro。”
乔治眨了眨眼睛看着他,看起来有点想哭。

“我他妈的以为你死了!!”下一秒他被从柔软的枕头里拉起来拽进乔治的怀抱,对方声音里带着余恐未消的愤怒,但在弗雷德伸出手回抱他之后语气迅速软了下来:“好吧,好吧。没事就好。”“嘿你这样说话好像妈妈!”弗雷德还是喜欢乔治笑嘻嘻的样子,他不大习惯对方这个语气——特别是,这个问题是他造成的时候。“噢,好吧,来吧,现在妈妈又分不清我们俩了!”乔治笑起来,松开他。他们俩的手又握在一起,弗雷德看着对方消瘦下去的脸,有点内疚的问:“离那家伙完蛋几天了?”“没几天,但是现在一切都很好,”乔治终于彻底放下心来像以前一样笑着了,“现在你回来了就更好了!”

“现在你给我待好。”乔治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把自己兄弟按回床上,他嘟嘟囔囔的掏出魔杖准备幻影移形,瞥了一眼身后又把手收了回去。“我得去喊妈妈,我敢说这些天没人跟我一唱一和她都没人可以教训了。”
弗雷德坐在床上打量着他兄弟的背影,敏锐的判断出对方明显的瘦了不少。还有因为那个家伙丢掉的耳朵——他的兄弟受的伤不比他少,可他从来没见过乔治掉一滴眼泪。

弗雷德正坐着这么胡思乱想着,听见一声尖叫,金妮哭着冲进来砸进他的怀里。“噢,噢……”他有点手足无措的揽住自己的小妹妹,给那边的哈利一个带着歉意的眼神。“嘿妈妈,”他又拥抱了满脸是泪的韦斯莱夫人和微笑着的韦斯莱先生,拥抱了罗恩和赫敏,查理和比尔是听说消息之后幻影移形回来的,查理头发上甚至还带着一缕还在飘动的白烟。

“好了好了,”韦斯莱夫人终于不哭了,她又恢复了以往干练的样子:“现在都出去吧,让弗雷德好好休息……”
“不了妈妈——”乔治突然说。
“我想——”弗雷德心领神会。
“我待在这儿——”
“——十分恰当。”
他俩像往常一样有默契,还击了个掌。金妮撇撇嘴,“可是乔治你也需要休息,你整整三天都没睡——”“金妮!”乔治大声制止,可惜韦斯莱家的孩子从来不怕威胁,小姑娘继续说:“他从你被带回来就一直没睡觉!他一直守着你,弗雷德!”“而且你不在的时候他连幻影移形都不用了,”罗恩不嫌事大的补充,“终于可以看见他正常的下楼了,感谢梅林!”
“——都出去!”乔治笑嘻嘻的站起来推推他的兄弟姐妹,然后关上了门。他回过头,金棕色的眼睛和弗雷德那双一模一样的相撞在一起,乔治眨了眨眼。“那听起来很不乔治。”弗雷德想开个玩笑,他的双胞胎兄弟愣了愣,然后很是配合的笑了起来。“得了,你知道这些天咱们的订单堆成什么样了吗?”

当然,现在一切都很好。弗雷德半躺在床上想,他在韦斯莱夫人的威胁下天天躺在陋居养伤,他一天天好起来,他的家人们也都很好。珀西回来了,罗恩和赫敏的恋爱进行的十分顺利,比尔和查理回到了工作岗位,他们最小的妹妹和哈利现在整日如胶似漆,韦斯莱先生还升了职。
除了——他瞥了眼身边已经睡着了的乔治,重新看向了天花板。
他的兄弟这几天有点不对劲。
弗雷德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只是自从他醒来之后乔治看他的眼神竟然有些躲躲闪闪,尽管他们默契依旧。毕竟他们比起兄弟,更像是一体的。但是这躲躲闪闪就让弗雷德觉得不满,他想要乔治的一切呢。

等他意识到自己正在用男孩们形容女友的句子形容自己兄弟的时候,弗雷德终于忍不住了。他伸手去拨弄了一下乔治的额发,成功的把对方弄醒了。“……怎么了?”乔治嘟囔,很不满的把头埋进枕头里。“你昨晚是不是偷偷溜出去喝酒了?”弗雷德在对方耳边问,“我闻到了黄油啤酒的味道。”“我没有——”乔治接着嘟嘟囔囔,看起来完全没有清醒的往弗雷德身边蹭了蹭,含糊不清的说:“我都多少天没去过三把扫帚了……”“可你身上确实有酒味呢是不是?”弗雷德接着问,然后收到对方一个无辜的眼神:“好吧,火焰威士忌。”

“那几天乔治可吓人了呢,脸上表情就像看见你俩迟到的麦格教授。”罗恩一边收拾地精一边回头没好气的瞪着一边坐着休息还要来打扰他的哥哥,“我发誓他那几天喝的有点多,你知道的,酒精提供麻痹对不对?”弗雷德一愣,然后被自家弟弟狠狠白了一眼:“梅林的短裤啊,他就是担心你死了!”说话间罗恩把一只地精甩到一边去,“现在快回去,你俩还是一起出现我比较习惯……赫敏要来了,我得赶紧完事!”
弗雷德慢慢走回房间去,回味着罗恩小鬼头的话。

“你觉得笑话坊什么时候该搞个促销活动?”乔治听见他进来头也没回,手里把玩着他俩的魔杖,移动着桌上的几个糖块。“庆祝它伟大店主的归来?”“随便你。”弗雷德凑过去:“你猜那天那个该死的食死徒揍我的时候我在想什么?”“想着怎么把他头朝下塞进消失柜?”乔治眨眨眼。“不是,我在想你呢。”弗雷德顿了顿说,“真奇怪对吗,我觉得自己要死了,然后我想到的最后一个名字是你——又好像没什么奇怪的?”
“——那真是深感荣幸啊,弗雷德韦斯莱加五分!”乔治笑出声来,放下了手里的魔杖。然后他躲开不说话的弗雷德的眼神,试图扯开话题又被双胞胎兄弟扯了回来:“所以我猜那应该不只是心灵感应?”
“……那是什么?”乔治平静的问,弗雷德拍拍他的肩膀,“我猜我可能喜欢你。”他完完全全猜得到乔治接下来要说什么,果断的接上话:“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是罗恩小鬼头对赫敏的那种。”

“——好吧。”乔治一副被吓傻了的样子,这个表情一般是出现在他身边人的脸上的。他甩甩头发终于抬起头来正视那双和自己一样充满情意的双眼,“好吧。”他嘟囔着,“你居然这么快,好吧,我还以为我得用点迷情剂呢……”“得了吧,”弗雷德大笑,贴在乔治耳边。
“你知道我爱你。”






END
複習完HP又被同人捅成刺猬,寫個甜餅自我治愈一下,希望也能治愈妳。雙子似乎是我萌的最早的CP之一了卻是初次涉獵,文風也不太可愛希望大家多多包容……喜歡的話求個評論和小紅心~


评论(5)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