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翠鳥

“眾神如人寂寞,眾人如神般寂寞。”

重看死亡聖器,淚點和六年前一模一樣,都在韋斯萊雙子身上。伏地魔進攻前,有一個兩兄弟的鏡頭,喬治用胳膊肘捅捅弗雷德,問他“弗雷德,你還好吧?”而弗雷德說,“我很好啊。”
就這個鏡頭,讓我猝不及防一刀戳心。該死的,他們這個鏡頭里還在笑呢,就好像他們討論的不是神秘人而只是今天該不該逃無聊的魔法史課一樣,他們大概從來沒想過會分別吧。
一直在笑的弗雷德離開了,一直在笑的喬治在哭——該死的。為什麼偏偏是他。

我去寫個糖自我安慰一下,嚎啕大哭。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