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翠鳥

“眾神如人寂寞,眾人如神般寂寞。”
近期回歸,緩慢填坑中

原創/手寫/非歐美作品參看@鹤相欢

DMRW‖Oceans deep 情深似海 02(哨兵!Draco/向导!Ron)

Oceans deep 情深似海 02



“我想你会被送上巫师法庭。”乌姆里奇冷笑一声,“纯血的首席哨兵出手攻击魔法部,更别提他还有个可笑的血统叛徒向导……马尔福先生。你要倒霉了。”“谁也不及你可笑。”德拉科不怒反笑,灰青色的眼里满是嫌恶。“我的向导如何不劳魔法部费心。”他掏出魔杖毫不胆怯的指着对方的眼睛,本来就没什么血色的修长手指因为愤怒更加的骨节分明。德拉科开口语气冷的像冰:“现在出去,我不介意在我的罪状上再加一条,关于攻击魔法部没用的走狗一事。”

事实证明武力威胁是很有效的——哪怕这是他的向导和他那个救世主同事非常不赞同的方式,乌姆里奇终于带着她的手下气势汹汹的离开了圣芒戈。
德拉科攥紧的手指总算松开了些,他有些疲倦的叹了口气,转身推开病房的门。
他的红发恋人依旧在魔咒的作用下昏睡,而且明显的并不安稳。

德拉科在罗恩床边的椅子上随意坐下,伸手揉了揉眉心。
他现在出离愤怒,而且没有一个人来帮他收拾情绪。

德拉科一直就知道自己是个哨兵。
马尔福家族一直是纯血哨兵中的佼佼者,虽然在黑魔王倒台后这个家族一落千丈——但是没人能够否定现任家主德拉科·马尔福是个优秀的哨兵。
也同样不会有人能想到德拉科·马尔福的向导,是个韦斯莱。

在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至少在前几年,德拉科一直以为罗恩·韦斯莱是个哨兵。毕竟韦斯莱家——虽然一直被纯血家族所排挤——也出过很多优秀的哨兵。年轻的红头发们在哨兵圈中名声很响,德拉科所知的他们家只出过一个向导,就是双胞胎中的乔治·韦斯莱——大概是因为要和弗雷德·韦斯莱的哨兵属性互补吧。更何况,这一对双胞胎实在太像了,谁知道他们哪一个才是哨兵哪一个是向导。
所以德拉科一直以为罗恩也是个哨兵。

后来他为黑魔王工作。
虽然兴趣索然也因为家人的安危,德拉科依旧整夜沉浸于黑暗的情绪里。他知道这样不对,而且他也并没有找到一个向导来替他梳理情绪,天生的傲骨更不允许他随意发出请求。
直到罗恩发现了他——在某节魔药课的留堂上,他因为疲倦而昏昏睡去,最后因为噩梦而绝望的尖叫出声的时候。
他还记得那天红头发的格兰芬多怀抱里带着某种草叶的清香,以及年轻的向导生疏而小心翼翼的精神触碰。
那让他觉得温暖异常。

德拉科把思绪从旧时拉回来,重新把眼神投在罗恩金色的眼睫上。对方依旧没有醒,眉头微皱看起来并不舒适。
他叹了口气。

罗恩在黑暗里感受着某些翻滚的情绪。从他赶回马尔福庄园被一个不可饶恕咒击中开始至今,他始终感受得到那些情绪。愤怒的,悲伤的,甚至绝望的——他知道它们来自哪儿。毕竟从霍格沃茨第一次触碰德拉科的精神领域至今已经好些年了,那儿对他并不陌生。
他试图醒来。他想安抚他的哨兵。可是他甚至没有力气睁开眼睛。而且罗恩很烦躁的发现,即使在魔咒带来的昏睡中他也无法远离德拉科的情绪,而他不能安慰他——这个事实使他烦躁不安。

他听见黑暗里有人喊他的名字,语气温和。
“罗恩。”







TBC
暗搓搓求個評論。如果喜歡請告知我,我這人特別實誠,沒評論會忘記更新。(真誠)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