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翠鳥

“眾神如人寂寞,眾人如神般寂寞。”

Gamquick/EC/SA‖嗨,你想杀掉你的情人吗00

Gamquick/EC‖嗨,你想杀掉你的情人吗
原作:X-MEN天启背景
CP:RemyxPeter/ErikxCharles/ScottxAlex
尝试一下另一种模式的牌快,初次涉猎这一款,请多指教。


有没有人总是想杀了自己的情人的?
这个问题Peter·Maximoff思考了很久,最后得出一个结论。Well,没人总是想杀掉自己的情人,大概,除了他自己。
去他妈的Remy·LeBeau。Peter冲着空气竖了个中指,恶狠狠的在心里嘟囔了一句。

天知道他是怎么跟那个天天玩扑克的卡津佬在一起的,这简直比他的地下室到底有多少种虫子出没还要难回答。

“Scott,你会想杀掉自己的……嗯,女朋友吗?”彼时他趴在可敬可爱的同学,X战警的小队长,Scott·Summers的床上,装作没察觉到对方红石英眼镜下鄙视的目光从对方手里夺走一包薯片,这么问到。“我没有女朋友。”Scott撇撇嘴回答到,然后拍了拍Peter的肩膀,以一种Peter不太能理解的低沉声音在他耳边嘟囔了一句:“还有,起来,你睡在Alex的部分了。”
Peter一顿,然后瞬间跑去了门外,走之前还不忘带上那包薯片。
Scott以上所有行为都可以直接理解成“我没有女朋友,但是我有男朋友,那个人是我哥,而且我们睡一张床”,Peter吐了吐舌头,鄙视的在心里竖了个中指。

so,接下来他该去问谁这个问题呢。他可不想去问他的父亲,也不想问他尊敬和蔼且博学的校长。那两位当事人花了很多年来彼此攻击和彼此伤害——大部分是他父亲在伤害教授,毕竟他父亲是个前世界级通缉犯,而且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混球。
Peter又摸了一块口香糖出来,这话只有他能说毕竟他是他爸爸。
而且,他们相互对抗了这么多年——Peter愤愤的想,感情还不是好得要命。








TBC
just試水 有人想看的話我接著寫!

“Peter我要瞪你了!!”
——Scott·damnPeter又在搞什麼·fxck哥哥這個樣子還挺誘人的·臥槽我在想什麼·Summers

“是你自己說夢話想要你哥當禮物的!”
——Peter·你們這群口嫌體正直真煩人有本事別說夢話啊·深藏功與名不用謝我·Maximoff

“…………………………你倆好吵。”
——Alex·天哪他居然還打了個蝴蝶結·professor我要打學生了你會開除我嗎·弟弟我們要談談了你晚上都在想什麼·Summers


Peter今天也在努力打著神助攻。

Gamquick‖紳士

Gamquick‖绅士
原作:X-MEN
CP:RemyxPeter
沿用电影设定
弃权声明:如你所见
BGM:薛之谦《绅士》
純種意識流,just覺得這隻歌很適合牌快搞搞虐,順著歌詞寫了點腦洞,別打我,評論感謝



「好久没见了 什么角色呢」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那股银色旋风的,Remy自己也不知道了。
那天他在赌场里一如既往的左拥右抱,手下筹码越摞越高。Remy气定神闲的去摸左手的那一个筹码,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筹码消失了。
“Remy·LeBeau?”他顺着声音回头,看着那个银发的青年人正把玩着他的筹码,银色的皮夹克在赌场五彩斑斓的灯光下闪着光。那一瞬间Remy眉心一跳,内心闪过无数个问号——他怎么进来的?他什么时候把筹码拿走的?
Remy站起身手按在一张扑克上,眯了眯眼看着对方开口:“怎么了,Cher?”“没事——”对方话音未落人已经出现在他面前和他脸对脸,吓的Remy下意识往后一退,只看见那个银发的年轻人眼睛里闪着狡黠的笑意:“我想认识你一下,有兴趣出来聊聊吗?”
Remy似乎意识到对方不是普通人,他看着这个可能是自己同类的人,松开了手里的扑克牌。“Well,cher,你得等等——”“我赶时间!”银发小鬼装模作样的对他扬了扬手腕,“我可以带你出去——”说着对方的手扶上他的后颈,Remy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们就已经出现在了赌场外的一家酒吧里。
“oh cher……”Remy觉得一阵反胃,他看着对方笑嘻嘻的表情在内心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还要保持绅士风度:“你是个极速者。”
“yep!”对面的银色家伙吹破了一个粉红色的口香糖泡泡,朝他伸出手:“叫我Peter。”

Remy不知道他那天晚上为什么鬼使神差的握住了伸过来的手,而不是丢出一张红色的扑克牌。

「尽量表现着像不在意的」
「频繁暴露了自欺欺人着」

那天之后Peter总是很频繁的出现在赌场里,大部分时候只是抢抢他的筹码,有时候也会坏心思的把Remy从两个女人的怀里直接劫出来。他们大部分时候会在Peter决定下出现在赌场附近的某个酒吧,虽然Remy从来不给Peter点任何酒精。

“有时候我觉得你就像我爸。”Peter接过那杯可乐对他翻了个白眼,然后杯子瞬间就空了一半。“你居然不让我喝酒!”“有时候我觉得你就像我女朋友,cher,”Remy眯眯眼笑起来,“你居然不让我泡妞。”
“嘿!我只是在替你节约你宝贵的夜晚时间!”Peter瞪他,杯子彻底空了。“夜晚时间不应该一个人过,还是说你想对此负责,cher?”Remy挑挑眉毛说。
没有回答,只剩下一个空杯子,和里头刚刚下落发出清脆响声的冰块。

「我想摸你的头发 只是简单的试探啊」

Remy知道那个在电视屏幕上频繁出现的男人是Peter的爹那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连续一个星期他都没见到Peter,直到对方给他打电话。Peter很少给他打电话,有时候等Remy从牌桌上抬起头去接电话还不如直接来劫走他来的快。
“我去找我爸。”电话里Peter语气快的一如既往,“所以这段时间你可以尽情约姑娘,而且我得赶紧走。”
Remy觉得他听出了一点点颤抖,尽管那很不极速者。
“虽然我很快,”他听见对方叹了口气这么说,“但有些时候我总是来不及。”
电话被很快的挂断了,Remy没说话,转头返回牌桌。他们不是在谈恋爱,Peter也许只是想跟谁说说话——对方朋友不多,这个他倒是很清楚。
他有点怀念那人银色的头发。

「我想给你个拥抱 像从前一样可以吗」
「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天启那事儿结束以后Remy终于下定决心去泽维尔学校找他的银色小鬼,他给Peter打过电话,可没有人接。
他在那座大庄园的草地上找到一脸烦躁的Peter时,第一眼看到是对方腿上的石膏。忽略掉上面乱七八糟的涂鸦——他突然觉得对方大概已经找到朋友了。
“cher。”Remy走过去拍拍Peter的肩膀,“难得慢下来的感觉怎么样?”“很不好。”Peter撇撇嘴,不动声色的躲开他的手。
“我不喜欢那样,Remy。”极速者眨眨眼看着他,看的Remy有点错愕——万磁王在上,他从来没见过Peter这种表情。“这样我会更容易来不及。”


「你能给我只左手牵你到马路那头吗」
「我们的距离在眉间皱了下」
「迅速还原成路人的样子啊」

“所以你要留在这儿?”他们一道走到学院门口,这次Peter没有躲开他的手。“天哪我们不是在谈恋爱吧Remy,”年轻的极速者有点如释重负似的笑起来,“再见Remy,谢谢你。”
“Well,”Remy耸耸肩膀,“再见cher。”




EC/RP/SA‖一台口香糖贩卖机的心路历程

EC/Gamquick/SA‖一台口香糖贩卖机的心路历程
原作:X-MEN
CP:ErikxCharles/RemyxPeter/ScottxAlex
也许还有一些天使夜和蓝色生死恋。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X等于EVERYTHING。


你好,我是一台泽维尔天才少年学院的口香糖贩卖机。
是的,口香糖贩卖机,就是你经常在路边看到的那些,红色的机身,呆头呆脑的长相。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曾经我只是站在华盛顿某条街道的转角做一台安静的口香糖机,我卖草莓的,香草的,甚至还有怪味豆口味的。
那天我正在那儿晒着西五区三点钟的太阳,回味着上一个顾客柔软的金色长头发,然后下一秒我就突然觉得自己被一股磁力拔根而起,吓得我咔嚓一声闭上了眼。
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就已经站在这所学院里了。
唉,我还是很怀念以前的日子,有可爱的小女孩会抱着我的腰向家长撒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天看着羽毛和黑色烟雾满天飞,晴天时总是出现莫名其妙的闪电,还有被红色镭射光束射中的危险。

啊,好想辞职。

好吧,其实泽维尔天才少年学院也没什么不好。虽然我一直很好奇,光天白日抢劫口香糖贩卖机的那个中年男人为什么没被警察叫去问话,直到后来我发现他叫万磁王——我当然认识他,当年他的通缉令在我身上糊了整整三十二张,听说罪名是刺杀总统。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会对一台口香糖贩卖机感兴趣,还是说他有个很喜欢口香糖的儿子或者女儿?

这个猜想在我入住校区的第五天得到了答案。
那天那个银发小鬼,我记得他叫Peter,是个跑的极快的家伙,他总是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现在我面前,成功的吓我一跳,飞快的丢进几个硬币,换走几个球型或者长方形的口香糖。那天Peter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跑得比平常慢很多,牵着一个比他年长的褐色头发的男人。
我不知道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但是peter叫他Remy,那我也姑且这么叫。Remy站在我面前看着我,不过他没有投硬币。我看着他掏出一张扑克牌,然后我有点惊恐的发现那张扑克开始发出危险的红光,最终Remy把它贴在了!我脸上!

Damn,都别问我我那天被该死的牌皇——是的,那是他的绰号——炸出了多少口香糖,我不想回答!最后一块苹果味都被他炸去送给Peter了!
我沉浸在快被炸坏的悲伤中无法自拔,直到我发现Peter踮起脚去吻了Remy,然后刷一声的消失在我俩面前。
那一瞬间我很想同情的拍拍Remy的肩膀,问他跟极速者谈恋爱到底什么感觉。然而上帝并不给我这个机会,那个结果劫我来的前世界级通缉犯面色不善的从后头出来,两颗金属球在空中不友善的打转。
那会儿我觉得腿有点要弯的趋势,只听见万磁王跟Remy说:“跟我儿子保持距离,牌皇。”

Remy了回答什么我完全没在听,因为我被吓得都不敢弯了。

不过后来他们俩没打起来,因为一个被闻讯而来的院长Charles带走了,另外一个则突然消失——想都不想都知道是Peter。
奇怪,为什么我的眼睛有点疼,我是不是被Scott传染了?

说到Scott,那个成天戴着副墨镜的男孩子。最开始我一直以为他是单身,而且他戴眼镜是为了耍帅。
是的,我说以为了。
我刚刚到的那几天他总是一个人出现,沉默的不像是这个年纪的男孩子。直到后来有一天他突然拉着一个给他长得有几分相像的青年人出现,听说那是他的哥哥。
那个青年长得很好看,就是身上好些地方还缠着纱布,脸色也有点苍白,不过他一直在笑,眼神还很温柔的一直跟着Scott转。我听见Scott叫他Alex——很好听的名字。我也想要个哥哥,也许隔壁那台汽水贩卖机不错?
那天Alex给Scott承包了我所有口味的口香糖,然后兄弟俩牵着手走了——你们等等啊,你们真的是兄弟吗,真的只是兄弟吗?我看着他们俩的背影欲哭无泪,特别想告诉Alex,你的弟弟总是拿他的眼睛射我,而且我早是被他射坏!我还没有思考完我要怎么说话这个人生难题,就看见一只白色的不明物体从我面前飞速的飞过去,后面还跟着一长串不停闪烁的黑色烟雾。然后我就看见Scott特别愤怒的回了头,摘下了他的眼镜——Fxck!为什么又是我倒霉?!

那天把Warren和Kurt丢去校长室以后Hank修好了我,是的就是我们的野兽科学家。我躺在他的操作台上的时候,那个蓝色皮肤的女英雄,一直在边上和他做恋人之间该做的那些事儿。
有的时候我真希望我是一台没有思想的口香糖贩卖机,我还是瞎掉比较好。

Hank把我放回原来的位置以后我居然看到了那个把我带到这所学校来的前世界级通缉犯,和温柔和蔼可亲的校长在一起散步!嘿,这所学校里没有人不爱Charles!就算他没有头发,校长在我心里也依旧帅的一塌糊涂!
嗯,校长应该是要教育教育万磁王,不要再从外面随便给学校里捡东西了,口香糖贩卖机更不行——嗯?等等他们在干什么?
……天哪他们在接吻!
大名鼎鼎的两大变种人领袖在一起不谈世界局势也不谈学校教育,居然谈恋爱……这还真是个大新闻——我为什么没有手呢?我想把自己眼睛捂起来!Right now!





END
好喜歡看評論!

捉住一個極速者最好的時間是大清早他沒睡醒的時候。
“So,Cher,你想大清早就來個法式早安吻嗎?”

約會日常
“Remy,這個這個這個這個。”
“OK.Cher.”

如果老萬回家能看到這樣的畫面就好啦。


2P欺負了一下教授,Peter你要被腦了你小心一點啊(茶)

依舊是Highspeed組拉郎
用尾巴比心什麼的,氣死身邊單身變種人(nooooo
總之他倆太可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