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翠鳥

“眾神如人寂寞,眾人如神般寂寞。”

JessBros‖爱的哲学课 02(ABO/混同)

爱的哲学课 02

“看看Mark。”那边为了个人形象或者什么别的原因停止互相辩驳的两个人戳在门口,一黑一白两身西装看起来好生搭调。除开一个人的黑色卷发另一个则是金色,两个人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的笑容看起来简直一模一样。
“你对Omega有什么不满吗Lex。”Daniel停顿了一下把眼神从外头对着手机屏幕发呆的弟弟身上收回来,对上Lex的眼睛。“不满?no no no no no Danny.”Lex摇头连甩出五个否定词来,笑意在他嘴角停留很久。“没什么能阻止我做想做的,包括我自己本身。”“Mmm.”Daniel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顺手拿起桌上的糖果罐塞进Lex怀里,转身走向客厅。“多吃糖。”

Lex沉默了三秒,思考起了这次打开糖果罐盖子会看到什么东西,鸽子,兔子,还是小丑的脸?一向胆大的天才科学家最终还是揭开了盖子,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除了罐子里那堆暴风果中间躺着的一张红色卡纸。
“Red capes are coming。”
Daniel的字迹,Lex有点哭笑不得的想,他得教会Clark不要总给他寄快递。尤其是Daniel没有演出,可以靠刷脸拿走他的一切收件的时候。这儿不是大都会,魔术师的脸在这比他的好用。

Mark已经对着手机屏幕僵直了三分钟了。
Daniel没去打扰他,坐在他身后玩着花式切牌。倒是Mike忍不住过去拍拍他们小弟弟的肩膀,“怎么了?”“……Wardo是个alpha。”Mark从齿缝里滑过一个脏字,“你们说我需要远离alpha!”“事实上只要你足够自律,你不需要刻意逃避。”Daniel果断跳过了身边人对他从不接受任何alpha标记的行为的一切负面指控,挑两句好的说。“你们在讨论alpha?谁?”那边Lex叼着一颗暴风果从房间里出来,坐在Mike身边伸手捞走电视遥控器,很好心情的按开了一个台。
他刚刚发现那一罐暴风果少了整整四分之一罐子。很显然,与他分居两地的寄件人,Clark留下了那一部分。Lex接受标记以后超人就对这个糖果好感突增——原因无二,Clark觉得这糖果的樱桃香气有几分像是Lex的信息素,更别提对方吻过来的嘴里也总是带着些这个糖果的味道。

Lex半放空的看着电视屏幕上女主持人的红色嘴唇一开一合,心里想,他还是很喜欢暴风果的。
当然,也喜欢Clark。

Mark没有给Lex一个回答,因为Eduardo等不到他回复又发了一条过来。
“为什么问这个?”
Mark眨了眨眼睛,很少见的对哥哥们露出了求助的表情。Daniel放下手里的牌抬起眼,他居然还笑了一声:“这是你的自由。你大可以不告诉他,耐心很重要。”年长些的魔术师手里出现一张joker,他只动了几下手指那张牌就变成了红心A。“我们可以花二十年等一棵树长大,没有比魔术师更有耐心的人了。”Daniel微笑,“长盘魔术。”
“……”Mark继续沉默,“我只有码农的思考方式。”难得浮现表情的脸上是一股子破罐子破摔的无奈,“没必要藏,你们说的。”
“Good.good,”Lex笑出声,“不要像Danny一样思考,good good。”“哦Lex看起来你又想下次表演被我刷掉两亿美元,我不知道你这么不差钱。”Daniel危险的眯眯眼,“看起来lexcorp最近生意不错。”

眼看着哥哥又开始撕逼日常,Mark叹了口气,开始一字一字敲回复。
“I'm a Omega.”
“不是每个alpha都能用尊重的心态对待Omega的。所以你要自己想好了,再告诉你的好朋友。”Lex慢悠悠的插嘴,满意的看着自家弟弟正在往发送键上移动的手指一顿。
“我相信他。”Mark最终开口,然后按了下去。
“看看这气势像火箭发射似的。”Daniel撑在Mike肩膀上笑,然后赢来了Lex一个白眼:“那你当年可像是发射原子弹啊Danny。”

Mark没空理会他们,手机屏幕被他按的暗下去又亮起来,最终一条来自Eduardo的消息出现在上面。
“You are Mark”
他挑眉,回:“yeah.What's wrong?”
“So everything will be OK.”
那边最后弹出来一句近乎告白的(哥哥们都这么说)消息,然后欢欣鼓舞的响起了电话铃声。
“ah!”Lex笑出声,“看起来我们的Mark有个小麻烦了。”







TBC
你的點讚評論是我的動力♡謝謝閱讀,比心。
希望能甜到你們呀?


评论(13)

热度(234)